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喻黄喻】我誓死要改掉削水果的坏习惯

注意避雷
喻黄喻 全文清水
第一人称

两个人都是初中生设定 没错 初中生 

肯定OOC 喻文州OOC到天边去了 要是和你想象中的喻队不一样 默默小叉就好



————————————————



人与人之间可以交谈的话题深度和熟悉程度是一条开口向上的二次函数,真心话只会告诉陌生人或你最信任的人。
你好。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喻文州。原谅我现在有些懒散,说出的话也没有怎么经过大脑。我已经神经紧绷一天了,实在需要在这个梦里放松一下。
事实上我很少去倾述,大多数时候我是被倾述者。你告诉别人你的一些事情,就是传播了一种思想,你把你的灵魂取出一部分重量压到了别人的肩上。这是一种信任和依靠,我很少去依靠别人,我的灵魂如果压在别人肩上我并不会觉得轻松,反而会觉得少了什么,空落落的。至我为什么会梦见一个倾听者,也就是你,可能是我的真实感情和我的理智想得不太一样,它太需要一个倾述的人了。
我最近碰上麻烦了。我的朋友认为我喜欢他。可能也有我自己的问题,我的思维方式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不⋯⋯也许应该说和那些朝气蓬勃的同龄人不太一样。哈哈,真羡慕他们啊,我可做不到想哭就哭,想闹就闹。
不管是长辈还是同龄人,都很喜欢我。但他们对我的印象基本只有单纯的“很好”两个字,真的想起来却又面目模糊。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明白起了计算过的相处方式所带来的好处。很多人需要的只是倾听者,回答出他们想听的话就好了。至于我的真实想法,大概没有人会关心。久而久之我学会了观察,这个人说这句话是为了什么,那个人想听见什么样的回答。我永远顺着别人的意思行走,人缘也因此变得很好。
我的面目很模糊,因为我本来就没有面目。我习惯了揣测他人的意思,而“自己”早就埋在了地底深处。
咳⋯⋯这么直白又赤裸的剖析自己感觉有点奇怪。总之,因为这样,我的朋友好像误会我了。姑且叫他H吧。有些事情对我来说是很平常,比如习惯性地削好水果给别人,买水多给别人买一瓶。这些事情换成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去这么做的。但H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我是出于某种感情的投射,并开始躲避我的目光。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解释清楚就没有关系了的事情。但他很坚定地在心里认为我喜欢他。我曾经暗示过很多次,他听不懂。
于是我决定直接去告诉他。我们约定了一个时间见面。那天他冲我热情地挥手,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得别过头。我的腿抖了抖,完全能模拟出他的心里活动。
一起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没有刹住车飞驰而过,我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推了H一下。
车主在最后一瞬间刹住车了。我只受了一点小伤,擦破了皮。但是有件事情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H坚定地认为我为了救他豁出了性命。
H的表情很精彩,据后来他口中得知,当时他已经脑补出了我爱他但是我不敢说我小心翼翼我辗转反侧我夜不能寐我付出一切。
完了,何止黄河,尼罗河都洗不清了。
我从病床上坐起,给H削了一个苹果,想和他好好谈谈。
我把苹果给H的时候,H的神色更精彩了。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又误会了,我真的只是习惯性削苹果而已,并没有在病床上还要挣扎起来忍住疼痛强装微笑专门给你削。
H好像在决定什么,老天保佑他什么也不要决定。
他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这期间我一直瑟瑟发抖不敢说话,生怕加深他的误会。因为H平时话很多,他这么久的安静简直和侏罗纪一样漫长。
过了好几个侏罗纪,他终于抬头了:“既然你这么⋯⋯我们就给彼此一个机会吧。”
不,我怎么?我没怎么啊!
“我想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摇摇头,看向他。
H却很坚定:“我知道你不想让我为难所以才这么说。我其实早就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了。”
你知道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我条件反射又去削水果。这是让我恢复思考平静下来的方式。
削了一半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看了一眼H,他的眼神更复杂了。
不⋯⋯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在病床上还想给你削第二个。






TB不知道会不会有C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