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喻黄】这是一个杀手(一)

【喻黄】这是一个杀手

(上)(中)

【喻黄/论坛体】这是一个杀手的正经求助帖,请严肃一点

(一)(二)


--------------------------------------------



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头发柔顺,眼波温润——这样的Omega,黄少天一个能打十个。                   

                                                                ——题记


01

二十年前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

一群黑衣人迷晕了村里的小孩就往车上丢去。

他们已经横行一段时间了。专门找这种不科技不现代跟时代不接轨的地方拐孩子。

这些地方治安不好,国家没有搞计划生育,村里孩子多,有的家庭甚至把孩子当包袱,少一个不少。所以他们犯事了也不怕。

何况他们上头有人。

 

02

路不好,颠颠簸簸地开的很慢。

方锐数了数个数,登记在本子上,这次是4个活的。

心情挺好,又是一次圆满的任务。

他无聊地开始欣赏起了路边的花花草草,感觉连泥巴也格外顺眼。

泥巴,泥巴,不动的泥巴,会动的泥巴。

……会动的泥巴?

“等一等!等一等!停停车!停一下师傅!”

会动的泥巴说话了。

 

03

原来是个孩子,追着车来了。

方锐准备等这个孩子自己跑没体力。

十分钟。

二十分钟。

方锐回头猛地踹了一脚郑轩的驾座,郑轩一抖,条件反射地踩了刹车。

 

04

小孩挥了挥手:“呼,呼……你们终于停了,累死我了!”

方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脏兮兮的孩子:“小鬼,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

小孩坚定地抬头:“当然……不知道啊!”

 

05

“但是你们都很肥,一定吃的很好吧!我也想吃一顿饱的,你们就带我走吧!”

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被说肥的方锐微笑着举起枪。

小孩浑然不觉:“我叫黄少天!你们带我走吧求求你们了!我什么都可以做!”他指了指车里的孩子:“我比他们有用!”

方锐失笑,放下了枪。

这也是他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见到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一脸兴奋的孩子。

方锐看向郑轩:“他这么开心,我怀疑我们绑了假架。”

 

06

后来,方锐才知道,黄少天不是不怕枪,是那个时候没有文化根本不认识枪。

 

07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地方,上蹿下跳东奔西跑。

方锐不爽地看了他一眼:“别乱跑,早知道打断你的腿了。”

黄少天瞎往天花板上的壁画瞅,没看路,撞上了一个人,吃痛地后退两步。

方锐看了一眼他撞上的谁,把刚刚才改的“5个活的”划掉,又写上了4个活的。

 

08

黄少天看瞅了瞅那个人。

然后他上前,用手指揩了揩那个人雪白的丝绸衬衣。

“好舒服呀,从来没有摸过这么好的面料!”

 

09

方锐看了一眼喻文州被弄脏的衣服,转身就走。

他拉上郑轩:“老板有洁癖,此地稍后可能出现八级地震,不宜久留。”

 

10

喻文州蹲了下来摸了摸黄少天脏兮兮的头发:“你妈妈不给你做衣服吗,这么破。”

黄少天又借机摸了摸他衣服:“我没有妈妈啊。”

 

11

喻文州问:“你是被抓来的吗?”

“不是,我自己求了好久才跟来的。”

喻文州又问:“那你知道这里是干嘛的吗?”

黄少天扬起笑脸:“方锐都告诉我了,蓝雨是惩恶扬善的地方!我们专杀坏人!而且每天提供东坡肘子, 热干面面窝、米耙粑、鱼汁糊粉、烧梅、欢喜坨、发糕、锅贴饺 、水饺、馄饨、糯米鸡、豆皮、散子、油墩、鸭脖子、汤包、烤红薯糯米包油条酥饺、糍粑、剁馍、苕面窝、细粉、宽粉、汤面、清酒、蛋酒、豆浆、鸡冠饺、炒面、炒粉、炒花、清蒸武昌鱼鱼香肉丝瓦罐鸡汤!”

 

12

当晚。

“方锐。”

“属下在。”
“我们什么时候成了惩恶扬善的地方了?”

方锐冷汗。

 “而且还每天提供东坡肘子, 热干面面窝、米耙粑、鱼汁糊粉、烧梅、欢喜坨、发糕、锅贴饺 、水饺、馄饨、糯米鸡、豆皮、散子、油墩、鸭脖子、汤包、烤红薯糯米包油条酥饺、糍粑、剁馍、苕面窝、细粉、宽粉、汤面、清酒、蛋酒、豆浆、鸡冠饺、炒面、炒粉、炒花饭、清蒸武昌鱼鱼香肉丝瓦罐鸡汤。”

方锐想死的心都有了。

 

12

所以,蓝雨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斗不过小三?找蓝雨。看不惯老板?找蓝雨。

蓝雨,C国最大买凶杀人机构,零失手零差评,我们杀人您放心。C国人民的选择,您值得信赖。

 

13

喻文州说:“算了。这个孩子明天就送走,其他的和以前一样。”

方锐:“是。”

 

14

方锐:“老板大发慈悲放你走哦。”

黄少天撕心裂肺状:“我不!!”

方锐:“快点走啦。”

黄少天:“死也不!!!我昨天看见你们的伙食了!!”

 

15

方锐:“你知道不走的会经历什么吗?每隔一段时间淘汰一些人,垫底的就杀了尸体就喂狗。几轮下来,活下的一辈子就是个杀人机器。”

黄少天坚定:“我不走!我要吃饭!死也要吃!昨天是我十年来第一次吃饱!”

他顿了顿,小声嘀咕:“而且什么杀人机器不杀人机器的,我们不是正义的使者吗。”

这么快,就变成“我们”了啊。

方锐露出个快吐了的表情,正欲开口,喻文州来了。

 

16

喻文州递给黄少天一碗莲藕羹:“少天昨天说想吃的东西。”

黄少天跑过去接住了,不岔地看了一眼方锐:“老板,他刚刚想赶我走!”他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向喻文州:“我才不走,要一辈子跟着老板匡扶正义!”

喻文州:“好。”

 

17

当晚。

方锐:“……”

喻文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方锐:“……”

喻文州研了研墨:“瞒着他。”

愿少天一生都明亮温暖,如你所期盼的那样惩恶扬善。

 

18

黄少天天天嚷嚷要进Alpha特工营一起训练。

喻文州做着自己的事:“你是Omega,别闹了。”

许博远听黄少天闹一天了,安抚地告诉黄少天:“你长得那么好看,可以试试进Omega特工营啊,都差不多的。”

黄少天眼睛都亮了。

 

19

当晚,黄少天就被许博远拎了出来。

许博远无奈地看向喻文州:“他进来不到一天,揍了一堆同龄的Omega孩子。我刚刚回去的时候,孩子们哭着举报他,一个个都被打地鼻青脸肿。”

黄少天更加愤愤不平:“欺诈!这是欺诈!!我开开心心地准备去学武义,他们居然在往脸上扑粉化妆!下午的课程居然是‘Alpha心理学,如何更懂Alpha’!”

许博远有点懵,蓝雨的Omega营本来就交的是怎么以色侍人,在床上取人性命啊。

黄少天:“像他们这种Omega——我一个能打十个!”

他拍怕胸口:“让我进Alpha营!”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事:“你哪儿都别去,跟着我就好。”

 

20

一晃六年。

 

21

黄少天扯着喻文州的脸:“哎我说啊老板,你什么时候才给我看你真的脸啊,每天带个人皮面具不累吗?是我的话早就挂不住了,而且这样对皮肤不好的真的,我听许博远说的!嘿他说的有可信度吧你别不信!”

喻文州习惯了他这样的没规矩,无奈地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

黄少天突然笑地揶揄:“老板,你是不是长得特别丑啊,所以不敢取。没事没事你长啥样我都不嫌弃你的。脸有什么用嘛,能当饭吃吗?说起来今晚吃什么啊。”

 

22

黄少天:“老板,我们应该立个牌匾挂在大厅。”

“嗯?”

“上面写着,惩恶扬善。”

“……”

客人会被吓跑的。

 

23

黄少天:“方锐,借点钱。”

天气闷热,方锐无精打采地伸了个懒腰:“怎么缺钱了啊。”

黄少天:“老板这段时间都不给我单子,没人杀就没钱了呗。”

 “那我给你个私活儿吧,你去杀掉喻文州。”

“好啊。”

 

24

五秒的沉默。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喻文州是谁啊?”

 

25

方锐:“你不知道喻文州是谁?”

黄少天摇头:“不知道啊。”

方锐:“你知道老板是谁吗?”

“老板就是老板啊!”

 

26

方锐笑了:“好,那你去杀掉喻文州吧。你要是成功了我全部身家都给你。”

黄少天笑了,仿佛看见自己走上人生巅峰。

 

27

喻文州在酒宴上看见了黄少天。

他皱了皱眉,黄少天怎么会在这儿。

他本来想过去,但忽然想起现在自己没有带面具用的真容,估计黄少天也认不出来。还是回去再说吧。

 

28

四下无人的走廊,喻文州可以感受到身后人的呼吸。

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脖子前。

 

29

喻文州静静地开始摸枪,忽然想起,在这个现代化社会还坚持用匕首这么传统的武器的人,他映像里只有一个。

他试探地问:“黄少天。”

“嗯?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喻文州想,我是不是太惯着他了,一个杀手最基本的素养就是这种时候别发出任何声音。

 

30

喻文州停止了抽枪的动作:“谁派你来的?”

黄少天:“……我老板。”

 

31

“我再问一遍,是谁派你来的?”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我老板。”

 

32

去你的,他会派人干掉自己吗。

小白眼狼。

 

33

喻文州释放出Alpha的气息,笑道:“下次出手别那么多话,有一答一的。”

黄少天整个人身体都不稳了。匕首掉到了地上,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喻文州:“你知道你老板为什么不让你近期接任务吗?”

他抱起黄少天:“因为你发情期到了。”

 


TBC.


本文和【这是一个杀手的正经求助贴,请严肃一点】是姐妹篇。

其实就是同一个故事,一个拿少天第一人称论坛体写,一个正常叙事

搭配起来食用更佳哦 

不过如果不看前篇也不影响观看。

少天说的食物我都附上链接了 不过大晚上的可别点进去哦嘻嘻=W=





【归档】就算是believe,中间也藏着一个lie

评论(23)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