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喻黄】作为FFF团团员的他们相爱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在逃亡,因为他们相爱了。
黄少天在路途中曾经扣住喻文州的手说,真他妈的累。像不像被追杀。
喻文州却眉眼弯弯,笑得璀璨,说,追杀?真好,一听就很有亡命天涯的味道。
好像为了这一秒拥抱你下一秒就会死去了似得。浪漫地发指。
黄少天听的骨头都酥了,轻叹一声,你啊。
真感觉是在演警匪片。他们俩个在子弹擦过的间隙交换一个温存的吻,在劫后余生之时看着对方大笑。

黄少天曾问,为什么要一直拉着我啊。
喻文州说,怕下一刻就拉不到了啊,所以要珍惜。
说完,更加扣紧了黄少天的手,十指相缠。
黄少天乐了,嘿,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设定,以前正经都是装的么?
喻文州配合他,说,因为以前我们可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伟大的FFF团员啊。当然要秉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黄少天痛心疾首地说,那你现在可对组织不忠诚了,在古时候是要被浸猪笼的。
喻文州说,不,我还是组织的忠实成员。我现在要代表组织要逮捕你。
说完,他捏住黄少天的手腕。黄少天把另一只手奉上:“这边这边,这边没有抓住。”
喻文州就把他另一半也抓住了。
黄少天哈哈大笑:“把我缉拿归案吧!”
喻文州没有忍住,又亲了他。
一吻毕,黄少天的脸蛋红彤彤的。喻文州看着他就想起了一首叫小苹果的歌。他想着,就轻轻哼唱了起来。
黄少天却又摆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喻文州问怎么了。
黄少天说:“我也曾想象过你抱着我轻轻地唱歌,毕竟你声音这么好听。但是我没有想到我想象成现实的那一天,你给我唱的是广场舞神曲小苹果。”
喻文州轻轻整理着他不太服帖的头发,看向天空:“可现在和我以前想象地一点也不差。”
黑夜,繁星,怀里有少天。少天很可爱。
比想象更美好的是现实,黄少天比想象地还更可爱。

黄少天睡不着,问喻文州,你还记得我俩怎么认识的么。
喻文州说,记得啊。
黄少天说,是一个夏天。
那是一个似乎还挺热的夏天。黄少天十分认真地把FFF团宝典递到了他手上:“从今以后,你也是组织的一员了。要敬业爱国,做一个忠诚的FFF团团员。”
喻文州接过:“是。”

喻文州没有告诉黄少天。其实还更早。
黄少天曾经在学校的“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电脑”公开课上,跑上讲台,拿过话筒:“FFF团招新啦!”
黄少天很快被赶下去了,笑嘻嘻的,和身边的人推攘。喻文州一看就明白了,应该是很身边的人打了赌才上去吼那么一嗓子。
但少年的身姿像是刻进了他脑海里似得。第二天,当他削断第二根铅笔时,他明白自己的生活被少年打扰了。

黄少天问,你还记得我俩烧的第一对情侣么。
喻文州没有回答。
他记不太清了。很久以前的事情。跟着大伙一起去的。
好像是一男一女。喻文州心里其实觉得追着挺没有意思的。但黄少天好像很开心。
喻文州至今都记得,黄少天拿着火把,笑的肆意畅快。
黄少天眼里有太阳,喻文州看一眼就陷了进去。

“喻文州,有人来啦,我们得跑了!”
远处传来火光。喻文州立马站起,把黄少天也拉了起来。
披着夜色,他两的手紧紧地又扣在了一起。

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在逃亡,因为他们相爱了。
黄少天在路途中曾经扣住喻文州的手说,真他妈的累。像不像被追杀。
喻文州却眉眼弯弯,笑得璀璨,说,追杀?真好,一听就很有亡命天涯的味道。
好像为了这一秒拥抱你下一秒就会死去了似得。浪漫地发指。
但是,终有一天他们可以不再逃亡。
因为FFF团不烧真爱。


END.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