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喻黄】喵呜(上)



这个小短篇是练笔之作,大概没有什么剧情,几发完结。


———————————————


与你同行 何惧光明


黄少天是夜里惊醒的,彼时凉风簌簌地吹,春天的夜晚粘稠而富有光泽。他摸索着在黑暗找着手机,却在迷糊的推攘之中啪地落到了地上。指尖麻痹之后传来痛感,本来该一下子清醒的时候,他反而更加恍惚。靡靡蒙蒙地什么也想不清,一阵穿堂风吹过,倒是被外头的风鞭挞地有些凝涩。
悠悠春雨喂,这个季节是夜晚纵容到他全身都是揶揄的空白。他猛的把枕头往头上蒙,世界安静了。
呼吸可闻,雨声听不见了,滴滴答答的只有他的心。


他以往也是晚上总是突然醒的。这半生似乎顺顺逸逸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所以旁人总觉得他吓醒自己全靠想象力。
年轻的时候也和旁人说过,他一脸苦恼却被听成了笑料,黄少你怎么可能熬不住呢,你可是我们的小太阳啊。他明明心中呲牙咧鼻,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和以前一样笑道“是啊是啊怎么会呢,那才不是我呢”,扯开了话题。
那天他一个人回家,看着蒙尘的餐桌,肚子里搁了几天的快餐在翻滚,他愣了很久很久。
那就是我啊。


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是快乐的,那他就是给别人带来快乐的。当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之时,你又是不想改变,真的就毫无呻吟的办法了。熬不住的自己熬,扛不住的坚持抗。好牙口不是本来就有,但是是必须要有。
后来他就真的成了那样的人,乐观漫漫真的镌刻进他的骨骼。时间把人辗磨成灰尘。只是半夜惊醒的习惯提醒着他,他还是那个他,没有那么多用不完的开心与善良。


“黄少你没有女朋友吗?”
他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问题了。年轻的时候倒是问的人多,他性格开朗还有两个小酒窝,讨女孩子喜欢。一杯奶茶就收买一切的年纪他也交过女朋友。不过现在名字都记不清了。这些年倒是少了,女孩们越长大像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变得无所谓要么越发谨慎。
他插科打诨地回答“要找个男朋友啊”。但是心思却转来转去。事业稳步上升,生活趋于平稳。似乎真的是最合适的年纪。
他忽然闻见了花香,窗外的桂花开了,阳光零零碎碎地泼了一地,搅烂遍野花香。
他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连花都来提醒他,他是不是该恋爱了。


他有照顾流浪猫的习惯。自行车一停,许多猫儿就为了过来,尾巴灵巧地流连。他扮了个鬼脸,“我今天可没有带吃的哦。”
猫儿们没有散开,挟着被太阳烘地暖洋洋毛发摩挲着他,发出嘤咛的呜咽。黄少天更像是被逗弄的那一个,笑了。他那一刻觉得,网上流传关于猫的,就是人是猫奴,猫不亲人,根本就是人妄加的揣测。
他登上自行车:“你们等等我,我马上去给你们买吃的!”
这附近很难买到,20分钟车程以外的地方才有一家超市。兴许是心情太好,却也觉得跑两趟没有什么。从早上开始就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的骨骸,让他擦亮了高中开始就没有用的自行车。
那一瞬间,他真的怀念起了高中的时候,登上自行车时喊了一嗓子“皇上出征”,意气风发。
有个温润的声音答到:“微臣护驾。”


黄少天脸都红了。
他回头,看见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似乎刚从工作中抽离出来还没来得及换。与此不协调的是,那人手中拎着一袋猫粮。男人抬头朝他笑了笑,蹲下了身去。
黄少天打量了一眼男人。男人没有特别亮眼的五官,但是搭配起来意外的有韵味,逆着光喂猫的样子无端透出几分温润的柔和。
黄少天问:“你经常来喂猫么?”



TBC.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