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舟

不回复是因为话废,其实超喜欢你们的评论的,被夸了能抱着手机在被窝打滚三圈嗷嗷直叫失去理智的那种。
梦想是有个绑定画手。
Q2374164288,欢迎扩列唠嗑。

【武暗】听说大魔王除了杀人都在给孩子换尿片(2)

23
某一日傅赦在金陵城开着大轻功闲逛。
旁边有个华山也在御剑飞行,两人空中相遇,华山给傅赦比了个心心:“早安安~”
……你们华山都这样么?
傅赦低头摆弄手指,试图也比一个心。
没等他研究好到底怎么比,身旁就穿来一声惨叫。
刚刚都华山已经落下跪坐在地上了,双手捂住自己左脸。
右脸捂不到,被一个武当踩着。

24
武当:“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市区超速飞行,金陵有限速的知道么?飞飞飞就知道飞,人人都跟你一样那金陵空中交通不是就乱套了?心里没点逼数,自己去交罚单。”
华山:“讲不讲理啊,师弟们说要在金陵空中开碰碰剑大赛都是我阻止的,超速一次怎么了?!”
“碰碰剑?你还有脸说??”武当冷笑,又狠狠踹了一脚。
确认过眼神,是个喜欢喜欢踹脸的武当。
目测这个华山近段时间不能靠脸吃饭了。
傅赦连心都不比了,乘武当没发现连忙加速离开。

25
“喂,那边的!”
朋友,你视力5.2么?!傅赦飞地更快了。
身后武当冷哼一身,也立马驾鹤追了过来。
傅赦加速。
武当也加速。
傅赦回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武当:“等等,明明你自己超速比较多吧?”
“少废话,我是执行公务!”

26
眼瞧着要面临第一次进监狱不是因为杀人太多而是因为交不起罚单,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扣住了傅赦手腕,把傅赦拉向地面,再七拐八拐溜进一个小巷。
傅赦见终于摆脱了紧追不舍的武当,松了口气,冲拉住他的人笑道:“谢了啊。”
“说早了。”
傅赦一怔,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
卧槽,居然又是个武当。

27
“主城区超速轻功100码,按标准罚款2000元宝。”
武当招来飞鹰,低头写罚单。
傅赦抖脚,转刀。
他在思考,清蒸了还是红烧。
嗯,眼前就一个活物,就是你想的那样。

28
“不过,我就是标准。”
武当轻笑一声,把罚单撕了:“刚刚说早了,现在才该好好说谢谢了。”

29
很帅的样子。
可惜傅赦连头都没有抬,继续思考刚刚的问题,明显屏蔽了武当。
武当无奈地把碎纸卷起打到傅赦头顶:“还用纠结么,红烧啊,你可从来都不喜欢吃清蒸。”

30
武当表示,相逢就是缘,一起去吃红烧兔吧,我请客。
傅赦表示:好,红烧兔你好,我们走。
于是两人一起下馆子。
客栈老板看了一眼武当,表示免单了以后常来。傅赦愣了,那武当这不算请客了吧,钱都没花,按理说是不是还得再请一次。

31
一般傅赦吃饭的时候,整个饭店是人都会跑光,生怕自己做了下酒菜。
那些吼着“老公来杀我”的女侠,见真人真来了,却溜的影子都没有。
于是傅赦总是一个人地吃整个客栈的菜。
真是透着金碧辉煌的寂寞。
边吃边感叹谣言真可怕。
他就说普普通通接悬赏,再普普通通杀人而已。从不滥杀无辜的好不好。
毕竟滥杀也很累的,他嫌麻烦。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大家居然没有跑,还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们这一桌。
沉默。
还是沉默。
终于,一个女侠跑了上来向武当九十度鞠躬:“哪怕现在就被大魔王杀了也没有关系求你给我个签名!!!”
人群立马躁动起来,一群人围了上来:“我也要签名!!”“真心机,自己一个人就去了,我也要!”“啊啊啊啊啊阿翎看我了我一辈子不洗手了!”“等等他看你和你洗手有什么关系啊啊啊啊欧巴看我了我一辈子不洗手了!!”

32
傅赦呆滞地抬头,腮帮子都还鼓着。
这种爱豆见面会的氛围怎么回事。
还有,大魔王难道指的是他么。

33
傅赦乘乱溜走了。
出去一看,方圆十里交通变的拥堵不堪,上一匹马屁股拱着下一匹驴嘴,水泄不通。
刚刚空中踹人的武当此刻正在市中心疏通交通,颇为咬牙切齿:“和傅翎一起搭档执行公务就是场灾难,我就知道!”
傅赦点点头:和傅翎一起吃饭就是场灾难,我也知道。

34
等等,傅翎?
有点耳熟啊。
大明二汪三花四狗傅翎傅翎傅翎……
哦,想起来了。

35
傅赦已经快十二年没有听见这个便宜孩子的消息了。
算算,傅翎今年恰恰十七,和刚刚武当似乎差不多大。

36
武侠世界,因为功法修行,人的寿命将长。不是老了可以多活一段时间,而是青春的延长。
20岁到40岁,外貌几乎没有分别。傅赦还是当年的模样。
傅赦没有易容。
也意味着,如果傅翎记得他,一眼就能认出了。
但傅翎还记得他么。

37
“你说傅翎?”
傅赦点点头:“求科普。”
他终于逮到了执行交通的武当空暇的时刻。
“你连我这个师弟都不知道,是不是远古人啊。”武当叹了一口气:“他的事儿这些年闹的可大了,名人呐。”

38
傅翎来武当的一开始,是挺普通的。
小小都少年还没有长开,不喜欢说话,和同届弟子都玩不上,常常一个人。
那时候武当年纪也不大,有一股侠义心肠,见小师弟孤单便去邀小师弟一起练功。
但傅翎的反应却出乎预料。少年眉眼弯弯,但修行不够,口气还是一股掩藏不在的薄凉:“不用来找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一种居高临下的赏赐怎么会想到有拒绝这个答案,武当愣了,从此对这个小师弟多了一个心眼。
他很快发现,傅翎不是被排挤,而是自己远离。
傅翎不是不会腼腆,他也有巧舌如簧的一面,只是不在他们面前展现。
傅翎不和他们一起练习是因为嫌他们进度慢。
在所有人都没有在意傅翎之时,武当就早已敏锐地发觉了傅翎的不同。
但他也只是发觉而已,无从参与,无从改变。
他有种感觉,傅翎是一个定了型的人。在小小的年纪就过被一个人深深影响过,所以无从改变。从此别人看见他的人生,都只是路过,不是参与。

39
果然,之后几年,傅赦的才能慢慢地开始显山露水。
连最让人捉摸不透武当掌门邱居新甚至都对他流露出满意。
傅赦终于不“腼腆”了,他开始对大家微笑,带着高高在上的从容。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傅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跟他们做朋友。他要一出现就是上位者的姿态。
而随着他才能绽放的,还有少年越发舒展的眉眼。
一见杨过误终生。
傅翎误不了人的终生,却可让人一眼沦陷。

40
总所周知,每个门派门前都会有两座塑像。一座是门派中修为最高的弟子,一座是门派比武中表现最优的弟子。
沿袭百年,仿佛成为了常规,无人异议。
但傅翎似乎就是那个生来要打破常规的人。
那一天,傅翎后援会会长带着上千名粉丝在武当门口堵了三天,携大量捐款请求武当在两个雕像中间立下傅翎的雕像,
追星追到这个份上,连邱居新都说不出嗯了。

41
最后还是傅翎亲自出面安抚大家的。
“姑娘家闯荡江湖不容易,银子都留着当嫁妆吧。”
“反正用不了多久另外两个雕像也都是我的。”

42
有一句话,叫说到做到。
一年后,白衣孑孑,兀兀于大殿之上。

43
傅赦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簸箕故事。
知道的还知道讲的是傅翎。
不知道的以为讲的是龙傲天呢。
他对傅翎的记忆,还停留在一个抱着他的腰说一定要回来找他的小孩子上。
那时他无可奈何地揉着傅翎的头,嘴角却止不住上扬。
这竟是这个故事里最温暖的一刻。
从那以后,直转急下,再无温度,也与他无关了。

44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傅赦不承认傅翎是祸,他只是有一点点失落而已,但此刻是真的遇上祸了。
雨夜里,多少双眼睛看着他,多少的嘴巴议论着他,多少陌生的面孔仿佛天经地义地扬言要制裁他。
是他们自己贴出的悬赏。
是他们自己散出的谣言。
今夜,又是他们自己,说要制裁为祸人间恶人。
傅赦从来不怕脏了自己的手,他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好死,最多不过所剩不多的良知让他选择了照顾那家人的孩子。
但现在一想到要死在这群怕脏手还义正言辞声讨帮他们背负血债的人的手里,他还是——
感到无比恶心。

45
他十二岁拜入暗香门下。
挣扎着踏出一步。
十四岁精通暗香功法。
握紧染血的匕首。
十六岁名扬天下被封暗香这一届弟子中第一人。
抬起头。
他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今天在这里跪着倒下的。

46
“都停手。”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血雨中,傅赦看见了一袭白衣。



TBC.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