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司leo司】你的名字


*小学生文笔
*ooc有
*写了很多文章忽略的 自己又很萌的一个梗 两个人的观点的碰撞 所以本文内心戏偏多


朱樱司家教很好。这让他待人彬彬有礼,做事井井有条。他从不会轻易讨厌一个人,并坚信着人这种生物一定得辩证着看。这让他情绪不会轻易外露,喜欢和讨厌总保持着适当的礼度。他毫不客气地在心里把这一点引以为傲,认为这就是成熟的处事方式了。
但他到底是一个正直青葱岁月的少年,所做的一切只是由于家庭的熏陶认为“应该这么做”,而不是真的理解世界上与自己不同的人。比如,他以一种“我是在包容你”的态度对待着leo。
leo就是那种让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良好教养的人。做事没有计划随心所欲,思维跳跃的程度简直闻所未闻。朱樱司随时得把眼睛一闭,默念“我不能要求别人和我一样”。
无法认同,无法理解,无法沟通。这便是朱樱司对leo的第一印象了。leo像一个异世界的生物一样闯进了他的世界,让他疑惑,踌躇又好奇。
记得第一次见到leo的时候,他很疑惑,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他的leader呢?尽管之前鸣上岚一直试图暗示他不要太抱希望,也别苛求太多,可试问哪个人不会对自己的leader报以期待?
真正见到的那一刻,朱樱司觉得寒风刮进了脊梁骨,后悔自己心里建设还是不太到位。
可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他的leader了,注定了。

knight的训练室十分干净整洁,鸣上岚一直有在打理,朔间凛月和濑名泉也有意无意地维持着。朱樱司也十分满意这一点。但月永leo一来,便全毁了。
满地都是稿纸,杂乱无章地摆着。作俑者在他进门的时候都还在天女散花状。
朱樱司下意识地看向了鸣上岚,却见鸣上岚在片刻痛心之后就换上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这副神情让朱樱司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恐怕说明鸣上岚习以为常了。
事实证明朱樱司的判断一点错也没有。leo连在训练的时候会突然就失踪,会把他辛辛苦苦打扫好的地方弄得一团糟,在吃饭的时候有拿筷子敲碗的习惯。
朱樱司很想提意见,但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不堪忍受。左瞧瞅的,队里竟没有其他有意见的人。这让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有了问题。为什么别人都没有意见他却有?是他肚量太小,心胸太狭隘了么?
这让朱樱司在一段时间内都心事重重,不断地在质疑leo和对自己的怀疑泥沼之中爬不出来。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烦恼,他在一个晚上梦到leo了。
他在一张木质的椅子上正襟危坐,四周一片白茫茫。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扇五光十色的门。那门和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五彩斑斓地有些过分。
门开了,从里面传出来一阵喧闹。leo从里面走了出来,还在哼着歌。
朱樱司马上坐地更加正式了,也许是因为这是一个梦让他有了勇气,白日里不敢说出的话倾盘拖出:“月永leo先生您好,我是朱樱司。最近你的很多behaviour都对我造成了困扰。”
他因为从自己口中说出这么直白的话而微微有些紧张:“冒昧地说,如果你不加以introspeciton,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的leader的。”
leo似乎在状况之外:“啊?”
更紧张了。朱樱司深吸一口气,“比如⋯⋯”
“我的世界也不欢迎你呀!”leo打断了他的话语。
但朱樱司这次没有心思在意他的无礼了,leo这句话太具有杀伤力了。
在朱樱司忡怔之际,leo没有在给他一个余光。他蹦蹦跳跳地走回了门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所有喧闹,欢笑,歌声都被隔绝在外,朱樱司的四周又变成了白茫茫一片,安静地有些落寞。
朱樱司被这关门的巨响惊醒了。
朱樱司往窗外一看,树枝还在抽着新叶。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春天了。一股寒流袭来,让他打了个颤。

这个梦显然没有解决任何为题,只是把朱樱司从一个烦恼推向了另一个烦恼,他真的开始发现leo完全不在乎他了。比如,到现在都没有记住他的名字,一直新来的新来的喊他。
这个发现让朱樱司的脸如同被打了两巴掌一样火辣辣地发烧。他发现自己之前太过于自以为是。他的想法leo根本半点也不会在乎。不仅是他的想法,连他这个人对leo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这让他陷入了另一种焦虑,这样的感觉十分不好受。朱樱司从小没有被这样无视过,他的意见一直是被别人受用的,所以造成了他只要单方面审视别人就可以了。朱樱司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在审视别人的同时也在接受着别人的审视,只是以前从来没有人让他“不合格”过,以至于这个过程被淡化了。
现在,他被leo“拒收”了。
朱樱司想不通,为什么leo会对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很多方面都十分优秀,从小就是被瞩目的焦点,连世家子弟惯有都娇纵也没有,为人十分不错。
等等——为人?难道就是为人的问题吗?他看不惯leo的同时,leo是不是也对他颇有意见呢?
朱樱司对leo的感觉越来越负责了。不理解,仍有。疑惑,也有。更有一种新的感情破甬而出——他想让leo注意到他,在乎他。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就被朱樱司咬了咬舌头枪毙了。这样的事情很幼稚,被他归类进“幼稚”的事情是不能做的。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可能是由于不服输。
但感情怎么是可以完全控制地住地呢。他越压抑,这团火就愈演愈烈,燃烧进他整个肺腑。

朱樱司开始有意无意地在leo面前展示自己的。leo在的时候他会更加认真练习,leo习惯去的地方他没事就会去逛一逛试图来一次偶遇,leo喜欢吃的餐厅他会邀请整个knight的人一起去吃。
当他掏出钱包结账的时候,他惊住了。
他是不是对leo过于在乎了。
但比这个发现更加残酷的是,他做了这么多,leo还是没有多看他一眼。
练习的时候leo很专心,不会注意他。闲逛十次有九次遇不上,遇上了打个招呼就没了。他请客的那一天leo来了灵感在饭桌上拿出纸笔,饭菜一口没有吃。
朱樱司产生巨大的挫败感,又转而更加在乎leo,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
完蛋了,朱樱司觉得自己完蛋了。每天都被这样的心情折磨,他快不是他自己了。
这个春天的花可能开的有些过于苦涩了。

朱樱司实在做不出leo这道题。这可能是他目前为止的生命中最难的题了。他有任何问题都一定要去努力解决的习惯,这次却做出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选择——搁下笔,放弃这道题。
想不通,就不去想了。把眼神移开,便可以装作没有这件事一样。
他努力了几次之后,真的成功了。他的生活又开始驶向了正常的轨道。只是偶尔的偶尔,还会朝某个方向投以目光。

在这偶尔快有趋近于零的意向之时,意外发生了。
leo的眼睛长了麦粒肿。岚劝leo去医院看一下,但leo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称过几天就好了。
开始还只是不舒服,后来越肿越大了。朱樱司有时候看着都隐隐担心。他也曾想做什么,可一问有没有事就马上被leo敷衍的“没事没事”给堵住了嘴。
朱樱司的“需要我帮忙吗”到底没有说出口,因为leo一个余光都没有给他。
虽然早就料到了leo不会对他的关心表示感谢,但他仍然有些无所适从。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在别人有问题的时候一定会去出于礼貌地询问需不需要帮忙,而这次可能是他这么多年来最真心的一次慰问了。
他可以控制自己平时不在意leo,但leo一生病,他这份感情就晾在了光天化日之下了。
他多希望leo可以依靠依靠他,让他帮一个忙,哪怕一个小忙都可以。可leo完全不需要他,完完全全。
朱樱司想,都说生病的人最脆弱,他要是现在对leo好,leo会不会记住他,感谢他,从此对他有一点不一样?
痴心妄想。他难道失败的还不够多么。
往事爬上心头——练习的时候leo很专心,不会注意他。闲逛十次有九次遇不上,遇上了打个招呼就没了。他请客的那一天leo来了灵感在饭桌上拿出纸笔,饭菜一口没有吃。
朱樱司本来想给leo热敷一下眼睛,但他突然害怕了。
毛巾递出去玩时候,leo会不会拒绝他?
那该多尴尬。
最终毛巾在他的手里都慢慢变冷了都没有迈出一步。
他实在想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患得患失婆婆妈妈了。

尽管如此,朱樱司还是为了寻求权威的治疗方案把家里的藏书阁给翻了个遍,最后所有书都指向了一个方向——严重的话要尽快就医进行手术。
leo总是忍不住拿手去揉,现在上下眼皮肿得跟嘴唇似的了。
可是leo很固执,连鸣上岚也没有办法说服他。恐怕只有宇宙人告诉他他才能听得进去了。
在leo再一次伸出沾满细菌的爪子袭击自己的眼睛的时候,朱樱司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得捏住了leo的手腕:“Leader,失礼了,请跟我一起去医院!”
leo怔住了,然后甩开他的手:“不行不行,我现在inspiration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正是关键的时候⋯⋯”
这次朱樱司没有等leo说完了。他一把抱起了leo:“哪怕被讨厌也没有关系。如果再拖下去会十分严重的。”
“等等,等等等等!”

朱樱司等leo手术做完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了。leo的半只眼睛蒙上了纱布,却仍然活蹦乱跳。
他一出来,就开始絮絮叨叨:“你这么着急干嘛呀,我最后只是想拿一下笔而已。”
朱樱司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猛的脸红了。
“那⋯⋯那我去给你买一只。”
他慌忙跑向了马路对面的商店,回来的时候红灯亮了。隔着一条马路,leo一手插着腰,另一只手冲他挥着。
leo在看他。
leo在等他。
朱樱司捏紧了笔,绿灯一辆,朱樱司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leo所在的地方。

“你是笨蛋吗?只买了笔不买纸?我写在哪儿?”leo拿起笔在空中比划了两下:“还是说这是对我的考验?看我有没有办法解决吗?真有意思呀!~☆”
“你写在我手臂上吧。”朱樱司脱口而出,又马上脸红地补充到:“⋯⋯当赔罪。”
“哈?有什么好赔罪的啊?我又没有生气。虽然之前被你打断了inspiration,但是现在有新的inspiration产生了!”
“不过手臂怎么写的下呢?”leo开始一颗一颗解开朱樱司的外套纽扣。朱樱司还没有反应过来,leo用笔在他白色的衬衫上比划:“应该是衬衫才对嘛哈哈哈~”
leo果然还是leo!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我行我素,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朱樱司一点也不喜欢衬衫被弄脏,正想拒绝,leo已经落笔了。
笔尖在朱樱司胸口划过,朱樱司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紧,细密的触感如蚂蚁般爬过,把初春的寒意都驱散了。
写到心脏了。leo是不是在他的心口上用笔刻下了什么魔法,让他心跳那么快,整个人都燥热了。
“你叫什么啊?”leo抬起头,直直地对上他的目光。
“啊?”
“因为是你带来的灵感,所以这首曲子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好了。”
阳光撒在了leo的橙发上,肆意生辉。
朱樱司突然闻到了一股花香,他都差点忘了,现在是春天了啊。
“朱樱司,我叫朱樱司。”
“OK~”
leo点点头,又埋下了脑袋。
朱樱司知道,leo有个习惯——那就是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所作曲子的名字。





END.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