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喻黄】自己成了自己的情敌怎么破,急,在线等!(五)

(一) (二)(三)(四)(六)



B站背景设定


------------------------------

地点:X大附中。
时间:烈日当头。
人物:一只满脸杀气,小孩子好奇却被家长捂住眼睛绕着走的黄少天。
牌子上的文字:我这学期论文写了三十次才过,有小朋友愿意找我当家教么

一天前。
黄少天火速删了小号发的照片,冲方锐的方向,深吸一口气:“牌子呢!!”
方锐看了他一眼:“急什么,不是说了今天晚上截止的点击量才算么,你还是有机会。”
黄少天:“「冷漠jdp.」我已经删了。”
方锐从床上鲤鱼打挺了起来:“你这么迅猛啊!牌子还没有做呢。等等我看看我有没有笔⋯⋯啊,有水彩笔。”
“水⋯⋯水彩笔?你怎么会有这个?”
“我给我妹妹买的,还没有给她呢。上面还有卡通兔子,可爱吧。嗯⋯⋯再换个颜色。”
“⋯⋯”

回到现在。
“对,对,黄少换个姿势,ok,这个角度不错,下巴扬一点,表情不要太僵硬,放荡不羁一点。”
“我靠,方锐你这就太过分了啊!我拿着这个丑爆了的牌子站地腰酸背痛就算了,你还要给我拍照,你拍照就算了,还换了无数个角度要我做这做那的这我就不能忍了啊!”
方锐收起了手机:“行吧,你这么不愿意看见我,那我就先走了,晚上见。”
黄少天:“@%#*&+@…^”

看着方锐的身影彻底从视线中远去,黄少天把牌子狠狠地甩到了地上,他才不会真的站一天呢呵呵。
“你的东西掉了。”
一双修长白皙,结骨分明的手伸了过来。
像是弹钢琴的手。
黄少天沿着指尖往上移,抬头看了一眼男人。
应该不能叫男人,只能叫男孩,还很年轻。长得挺帅,俊逸中透出文雅,彬彬有礼。他头发很黑,非常柔和,眼神沉静。雪白的衬衣领子非常挺括,那条黑色的领带十分夺目。
好眼熟的衣服,是校服吧。
哦对,的确是。当初黄少天在X大附中读书的时候也是穿过这件衣服的,只不过他穿起来像借的一样,用方锐的话就是被狗啃过。他天天穿着这衣服打篮球,不脏才怪。
原来他们校服还可以这么好看。
黄少天缓过劲儿来,再看了一眼牌子,表示瞎眼了不忍直视:“不是我的东西。”
少年露出了一瞬间疑惑的表情,刘海中分从侧面辨不清神色,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的眸子上。阳光在睫毛上滚烫地灼了了几下,最后滑在了高挺的鼻子旁。
黄少天才发现啊,少年明明才读高中,却跟他一样高了。
真好看啊!黄少天忍不住多搭一句话:“你是X大附中的吧?学弟啊。叫什么啊?”
“喻文州。”
“喻文州学弟是吧?哎跟你说我是你学长哎,我现在在X大。沃·兹基索德说过,不想考X大的X大附中生不是好附中生,你也努力吧!”
喻文州浅浅地勾起嘴角:“好啊。”
黄少天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喻文州冷不丁地在他身后又说了一遍:“真的不是你掉的么?”
黄少天加快了脚步:“不是啦!!”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逆光的背影。若有所思。


今晚就是活动开始的第一晚了,黄少天摩拳擦掌。
黄少天已经想好了,首先要展现出自己的技术。
索克萨尔将会成为成为他的小迷弟:“夜雨声烦,你简直太棒了!”
到时候他就深沉地笑一声:“呵呵,哪里哪里。”
索克萨尔就会不停找他,他一句也不回,要尽数地表现出高冷的风范,让索克萨尔颜面扫地!

“大家好,我是索克萨尔,和我一起录制本次视频的是夜雨声烦。今天就是活动开始的第一晚了,我们为大家带来的第一款重温游戏是《恶龙》。”
很平淡的开场白。。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好,那从现在开始高冷。
“夜雨声烦?”
“⋯⋯”
“夜雨声烦?”
“⋯⋯”
“烦烦?”
——破功。
“⋯⋯靠别那么叫我在我在!”
“你的粉丝都这么叫。”
黄少天很郁闷。

在一番思想建设之后,黄少天决定放平心态,当索克萨尔是空气。该怎么录还是怎么录。
索克萨尔表示没关系你不在状态我脉动回来,若无其事地继续说着:“那我们先开始游戏吧。画面出现了,很老套的开始啊,王子掳走了公主⋯⋯”
“等等,王子掳走了公主?”黄少天明显不记得这个曾经玩过的游戏是什么剧情了。
索克萨尔轻笑了一声:“没错。记得我们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你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黄少天有些疑惑,一年前玩过的游戏索克萨尔怎么还这么清楚?他倒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邻国王子因为政治对立掳走了公主用来威胁国王割让土地,从小保护公主的龙为了救公主而踏上征途。”

画面上出现了一只双头龙,一只头红色一只头蓝色。
黄少天终于被这神奇的生物刺激到了记忆:“卧槽我想起来了!这个游戏是我手滑买的,打开游戏那一瞬间我都要瞎了,这个生物不仅辣眼睛还需要两个人操作真的是人干事?结果被我压箱底了呗。后来⋯⋯”
“后来你找到我,我们通关了。”
“哦⋯⋯哦,好像是的。”
“这个游戏让我想到了挺经典的一个组合⋯⋯”
“虹猫蓝兔七侠传!”“森林冰火人。”
“⋯⋯”

“我擦擦擦这个龙头居然还有自我意识需要操作走位!我是左边的操作全部都反着好烦啊,我靠这次又没有成功!明明都是一条龙,龙头何苦为难龙头?!”
“你又往我这边喷火了。”
“我知道不需要你说!啊啊啊我又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不对是我又控制不住我的龙头了!”
“听起来似乎怪怪的。”
在半个小时时候,黄少天新手司机终于可以上路了。龙走到了城堡跟前。
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手:“终于到王子的城堡了。快结局了吧,这游戏好难,而且超无聊好吗,纯动作游戏一点剧情都没有。”
索克萨尔微笑表示:“其实这个城堡是龙自己住的城堡,我们刚刚通过练习关卡,还没有开始游戏。”
黄少天并不想承认自己花了半个小时过了个练习关卡。
期间他居然跟索克萨尔说了足足十三句话。
他觉得,索克萨尔人不坏。
得出这个想法的黄少天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不是个矫情的人,但是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身份的转变。他黑索克萨尔成了一种习惯,开始还是排遣郁闷,后来排遣就变消遣了。现在叫他突然和索克萨尔合作,比起不乐意,更多的还是不自在。就像你暗恋的女孩终于进了你的家门,却是因为成了你后妈。比起厌恶,更多的是荒延感和尴尬。
索克萨尔也许早就注意到了他的不在状态,在练习关卡结束之后叫他早点休息就结束了录制。
黄少天一个人愣愣地坐在床上一会儿,猛的搓了搓脸颊。
他突然有点好奇他以前和索克萨尔录制的视频了。他怎么过关的,是不是也练习了一个小时。什么模式的对话。他真的说过和今天一模一样的话么。
他一次也没有看过。
他点开了。

他后悔了。
这傻逼是谁。
这傻逼是谁。
反正这傻逼不是他。
这傻逼绝逼不是他!
“索克萨尔我这里过不了你帮我过一下!好烦啊最讨厌这些解谜的关卡了了。我小学六年级本科毕业之后就直接去开拖拉机了这些关卡根本就是折磨我的啊啊!你来你来!”
“好。”
一年前的少天你争气一点啊争气一点啊!
“这龙好傻好傻啊好像森林冰火人你玩过森林冰火人么对没有玩过就去玩一下吧,一个考验智商解谜游戏很难很难反正我是过不了。”
“是吗?”
“是的是的这个玩完我们就玩一下那个吧!”
“好。”
怪不得索克萨尔首页还挂着一个森林冰火人,他前几天无意看见还笑过“索克萨尔居然还会玩这种小学生游戏”。原来森林冰火人是一年前的他告诉索克萨尔的哦。原来他一年前还评价了这是一个考验智商的解谜游戏哦。哦对了他刚刚录制的时候是不是变卦了说了像红猫蓝兔。
“索克萨尔你看这个大坑我一定跳地过去的不用存档!⋯⋯哦好吧这是失误勇士都会有失误的这不算什么!我们从头再来!”
“不用,我刚才没有听你的存了一个。”
“你真是天才,天才!”
够了,来自一年后的黄少天不想听了!
他真的记不起来,他以前是这样和索克萨尔相处的。视频播放的过程中一个一个记忆浮现上来,尴尬地要冒泡泡了。
很不一样。他不一样,索克萨尔也不一样,相处也不一样。
说起来,一年前的索克萨尔声音和现在不太一样,直观的对比下有点青涩沙哑。是处于变声期么。话好像也要少很多。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自己真吵。
他又打开了2p。真奇怪啊。像埋下的宝藏被一件一件挖上来重见天日的奇异感觉。

晚上的时候,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梦里,黄少天记忆变得清晰,那是一个聒噪的夏天,黄少天刚刚高中毕业空闲的时间一大把。他一张又一张的玩着游戏,索克萨尔是他在学校群里强拉的。后来有时也会一起玩,话不多。他们大部分时候不聊天,偶尔聊游戏,偶尔的偶尔,也会聊一聊其他的。索克萨尔总是很安静地听黄少天说着,喜欢的讨厌的天南海北地说,蝉鸣一声接着一声,树叶婆娑摇晃。夏天有些闷热,黄少天说着却不觉得口渴,时间在电流和指尖的触碰中静静蜿蜒成一幅镀了金的青春面貌。
黄少天是个自来熟的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算不上朋友。
不过索克萨尔是个很称职的路人甲。
至少,梦里,索克萨尔是个温柔的路人甲。一遍一遍耐心地听着。
哦 ,还有。
黄少天在今天录制视频时,准备拿索克萨尔当空气。
可是梦里,索克萨尔告诉他,空气跑出来就会变成风。


TBC.




【归档】就算是believe,中间也藏着一个lie

评论(4)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