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君吖

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有趣啊

【孙肖孙】柴米油盐

孙翔不懂这个社会的规则。
他心血来潮买了一台组装电脑,自己不会装,肖时钦说等出差回来帮他装,他却不听劝告非要自己弄。结果把电脑给搞坏了。
肖时钦还在外面,孙翔只好请人修电脑。本来他付钱别人做事理所当然,孙翔却非要留工人下来吃饭,人都走了还追上去,在楼梯间脚一滑摔断了腿。
孙翔觉得,什么拿钱不拿钱的,人家帮了他就该感谢。
当肖时钦来看他时,他很是狼狈,正大声地冲医生叫嚷。
“医院就是想赚黑心钱!我自己的伤我自己最清楚,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术!我要换医院!”
肖时钦也懂点医,和医生交涉了一番后,告诉孙翔,你别倔了,八小时内做个小手术才会不留下后遗症。
孙翔死活不干,带着巨痛都不肯点个头,嚷嚷要换医院。
这一闹就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说不定会落下个终身残疾了。
肖时钦和孙翔争论半天,孙翔还是不听。肖时钦生气了:“我推掉那么多繁重的事务,出差都坐飞机急匆匆赶回来不是让你无理取闹的。你的个性不是来针对关心你的人的。你从来都是这样,自己不懂还不听别人的意见,我行我素。你不是小孩子了。”
孙翔眼眶红红的,不理他,自己扶着墙慢慢地起来想离开。他说要换医院就怎么也要换,没人劝得了。
肖时钦揉着眉心,头痛。
孙翔一直都是这样,幼稚地根本不像一个成年人。
他和孙翔在一起越来越累,他年纪也不小了,经不起这样不懂事的折腾。
他这些年也在努力改变孙翔,可孙翔就是孙翔,永远长不大。
他也许没有时间等孙翔懂事了。
他恍惚间都想不起,他喜欢孙翔什么了。孙翔哪里都不适合他。
也许爱情终究会被被柴米油盐打败。

孙翔一个人在前面走着,突然停下了。肖时钦抬头一看,有一截楼梯。
肖时钦想走过去扶住他,孙翔却摇头了。
孙翔在自己走。他的额头上起了豆大的汗珠,胸脯因腿的疼痛而巨烈颤抖,抓着栏杆的手青筋凸起,脸色绛紫。他艰难地迈着数个小时了却只有简单处理的腿,一分一毫,一点一厘地挪动。
“你上不去的,我扶你吧。”
“我上去过。”
说完,他继续努力地一点一点挪动。
那句“我上去过”让肖时钦一怔,突然决定不打扰孙翔的坚持了。他在一旁静静地看了十几分钟,孙翔只迈出了两阶。
他脑子里闪过很多关于孙翔的事。
他想起十几岁时孙翔还是职业选手,撞得头破血流,高开低走。
他想起孙翔加入轮回,骂声一片,却不回头。
他想起孙翔在他战队门口等到半夜,哆哆嗦嗦在寒风中告白。发型因为雨淋没了,可笑又落魄,风衣还灌进呼啸的冷风。
那时肖时钦说了什么?
哦,对了。肖时钦说,你别折腾自己了我不会答应你的,孙翔,这没意思。
孙翔说,我乐意等你不需要答应我。
只有孙翔才干的出那么傻的事。
可肖时钦居然被这么蠢的事感动了。
孙翔真的没有长大过,不通人情世故骄傲自负,还很坚持,所以走了那么多弯路。
可是这就是孙翔啊。不言败,不改变,不退缩。

孙翔用了半个小时才爬完短短的楼梯,他高兴地向肖时钦比了个“V”的手势。
肖时钦想起来了,他爱孙翔的理由。
爱情不该被柴米油盐打败。
他跟了上去。这次,孙翔靠着他走完最后一截楼梯。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