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舟

不回复是因为话废,其实超喜欢你们的评论的,被夸了能抱着手机在被窝打滚三圈嗷嗷直叫失去理智的那种。
梦想是有个绑定画手。
Q2374164288,欢迎扩列唠嗑。

【武暗】打败。

1
他还是个暗香门内籍籍无名的扫洒弟子之时,张官麟妖道的称号就已传遍大江南北了。人人都知道张道长白衣胜雪,眉眼清俊;人人也明白张道长嗜血成性,杀人如麻。很久以后他想了许久,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还好当初张官麟由于妖道的恶名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姑娘们收了贼心不敢随意下笔编排,否则自己自己第一次看见这个名字,就是某些不可言说的话本上了。
暗香的扫洒弟子干的都是粗活。门派功夫学不到皮毛,整日还被颐指气使。整日整日的疲惫和空虚让人看不到未来,入门时含泪嘶吼要报的血海深仇被庸常的时间一点点碾过,似乎越来越回忆不起来了。去找那个承诺说要给他们不一样生活的掌门抗议,却永远被挡在殿外,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句传话:被选拔上就可以成为暗香内门弟子。
可是什么时候选拔,又以什么样的方式选拔,这么久了却了无音讯。
有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粗活做完了就靠着破旧别院门口的老槐树发呆。如果没有人来,他可以坐很久很久。
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和脊梁正在被日益磨弯。

2
这一日他做完了活计,便又去了老槐树消磨时间。
不过今天,这里似乎有一个不速的客人。
白衣的青年吊儿郎当地在树上躺着,一手抱着自己的剑匣,一手正忙不迭地往自个儿说嘴里喂地灵果,吃一个丢一个。
他懂得不多,却也知道这黄黄的果子是暗香珍贵的物什,不能给外人拿去。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日复一日辛辛苦苦照顾的灵物被如此轻贱地对待,却生不起半分的气。
昨日挑水浇果的肩膀此刻还隐隐作痛。两厢对比,他只觉得自己很渺小,渺小到生气都没有资格。
白衣青年神情漠然,吃完果子便三两下轻功离开了。走之前理了理发冠,分明是个道长。
看着白衣青年腾鹤离去,他怀疑这道长根本没有发现自己。

3
他因失职被鞭笞了。粗使弟子是人是狗,往往取决于哪个门派。很明显,暗香并不慈悲为怀。
不到两鞭,他就血肉模糊,泪眼迷蒙。
“你整日就在那里发呆,还不知道是谁做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脑子里不断闪过白衣青年吃一个丢一个再驾鹤离去的潇洒模样。
如果没有对比,他只是麻木。
可如今,被生生衬出他的拘谨,孱弱,以及那羞耻的卑微。
这时外门突然穿出一声巨响。砰的一声,门被砸碎了。
又是那个白衣青年,门口处,他的脚踩在守门的杂役脸上,碾来碾去。
“懒得找你们管事的,自个儿都给我听好了互相传啊,别在你爷爷头上动土。还来质问是不是我偷的地灵果?偷?我只是拿,我想要的从来自己拿。”
道长说完了,才懒懒地把脚从杂役的脸上挪开:“叨扰了,你们继续打。”
他愣愣地看着这一切,默默咀嚼着。
想要的,自己拿。
白衣青年还是没有撩他一个正眼,但他却忍着痛生生把这人倨傲的眉眼记了个遍。

4
他给自己准备了一把匕首,仿制他隐约见过几次的内门弟子的样式,每日磨一个时辰。其余只要有空闲的时候,他都在练武。没有心法,就从市井流传的最粗浅的掌式开始练。从血骨淋淋到覆上薄茧,从日暮到西驰。
他的匕首越发锋利。
有一日,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匕首可以杀人了。
那天他没去干活。
管事的吐着唾沫星子正准备好好教训他的懒惰,却被他他三两下就放到了,匕首抵在耳边。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了眼前这个欺压过自己多次的肥头大耳的男人很久很久。
第二天,一个紫衣的少女找到他,把他领到一个地道。
石扉訇然中开,映入眼帘的是乱石怪壁和遍野兰香。
少女嫣然一笑:“恭喜你进入内门了。”
选拔什么时候开始?选拔从没有结束。
索幸他的匕首已经足够锋利了。

5
打听到那日白衣青年是谁其实并不难,因为那人太出名了。
张官麟,武当妖道,至今还没有被逐出师门简直是一个奇迹。手中人命万千,杀人如切瓜,当真担得起一个妖字。
在暗香的大会上,同门弟子都在誓说“做掌门手中刀”之时,他的思绪却飘了很远。
他不想做刀,他只是借暗香握刀。
想要的就自己去拿。总有一个声音让他清醒地不得了。

6
他匕首见血了。
昔日让他恨不得生吞活剥的仇人在他眼前颤抖求饶之时,他却没有什么折磨的兴致,三两下便了解了那个人的性命。
至此,他的目标似乎就达成了。
那个凄厉地吼着要为家族报仇的少年仿佛还在昨天,又仿佛过了经年岁月。
他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出神。
手中沾了洗不掉的血,还梦着天高海阔,云游四方。

7
他小村落隐居时,每日唤醒他的是一颗老槐树。
他脑子里总想着那树,想着想着,焦躁地撕烂了捕鱼的网,把一旁洗衣的王大妈着实吓得不轻。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去跟张官麟堂堂正正打一架。
是的,他要跟这心中的灼灼白旗好好打一场,要把张官麟打趴下。
他内心始终有老槐棵树。张官麟坐在那树上,一举一动嘲笑着他。只有张官麟跪下了,他才能真真正正站起来。

8
没等他做什么,变数就来了。
围剿妖道。这个口号他听说过跟多年了。可是他没有想到也会有成真的一天。
据说张官麟干了什么落下了一身重伤,现在正是一个捉拿的好机会。
他赶到时,满天桃花下,传闻中的妖道浑身浴血。
他突然诧异,为什么哪怕张官麟这幅惨样,自己也能一下子认出。
张官麟抬手,放手,再抬手,再放手。最后终于颤抖了两下,再也抬不起来了。
妖道可以以一敌十,但不能以一敌百。
一代传说落下这么个结局,着实笑话。

9
理智告诉他,这逼死在这里也绝对活该。
可是,他清楚地明白,如果不亲手打败这个人,自己心中永远会有一颗鳞次栉比的树。
他咬咬牙,抽出匕首。
他还没有打败张官麟呢,都他妈给他靠边站啊!

10
妖道就是妖道,连个肯收留的医生都找不到,还连累他,一身伤也无处治。
一路上不敢走大路,在崎岖的小路上死去活来多少次,他已数不清了。累死了就直直晕倒,痛醒了又继续往前走。走不动了就爬。
至今回忆起来仍然费解,自己肋骨断了,还拖着个晕倒的大活人,是怎么样坚持了三天走到云梦的。
到底是什么在支撑他。

11
云梦的小师妹是哭着给她上药的,最后哭得太凶了,换了师姐来上药。
小师妹还站一旁啜泣:“你伤这么重,是怎么拖着他走到云梦来的啊?你伤怎么这么重啊!”
师姐抱歉地冲他笑,说师妹第一次医人,担待一下。他别过头不看小云梦。他好多年没有受到这样真切的关心了,他不敢看她,他怕自己一看她就鼻酸。

12
伤没有怎么好,他就连夜离开了。
他今天听说张官麟醒了,一直在问救自己的是谁。
他还没有打败张官麟,他还是那个被杂役鞭笞被张官麟嘲讽道:“叨扰了,继续打”的少年。
所以他不能见他。

13
听说张官麟伤势大好之后,他认真收拾好自己,去与张官麟插旗。
去时张官麟正在和一个云梦谈笑风生,侠客美人,烟柳画茶。张官麟似乎见多了他这种无名小卒的挑战,连不耐烦都懒得掩饰,三两下就把他收拾了。
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是蒙的。
这就完了?他输的那么快?
这他妈还可以这样啊?
张官麟继续去和美人儿说说笑笑了,似乎他从没有来过。
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那时自己站在老槐树下,艳羡地看着树上的流霞天光。

14
他又去了两次,三次,四次。
次次都输,次次还去。
可第五次他再去时,找不到人了。
云梦的姑娘说,那道长似乎嫌烦,就离开云梦了,不知道去了哪。
他突然很难过,很难过。
他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砍断心里那颗槐树了。

15
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做什么都寥无趣味,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不停地走,不停地走。
那日他走到金陵,有个华山子弟拉着他,贱贱地笑:“少侠,我们帮派有兴趣了解下伐?云梦的妹子很多噢!”
他头也不回,华山还在后面嚷嚷:“我们帮有五险一金的啦!一个人被欺负整个帮帮着欺负回去!帮派商城都上外边没有的好东西!你们暗香男弟子不是缺裤子么?我们有裤子卖啊!少侠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他脚步加快,华山追了几步便不追了,停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靠,都怪张官麟那货恶名远扬天天搞事,现在连新人都收不到了。”
华山再抬头之时,却看暗香不知什么时间就在自己的面前,眉眼沉静,语气平稳:“帮派登记表给我。”

16
暗香不籍籍无名,但暗香的弟子从来籍籍无名。
再厉害,也没有人知道。就像刀不需要名字,趁手就行。
所以他是个无名小卒。
但华山介绍起他来却颇为煞有其事,逼着大家齐呼欢迎。帮里的还真的跟着瞎闹腾,围着他抱拳“欢迎欢迎”。他被推攘着,突然感觉是不是有点不靠谱。
他张望半天,终于在人群缝隙中找到了张官麟的身影。
张官麟没有凑这个热闹。他已经换成一袭玄衣了,在角落里和一个佛门弟子聊着什么,时不时微微颔首,似乎谈得很认真。
他挤出人群,在大家微愕的目光下径直走向张官麟。
张官麟扫了他一眼,轻笑道:“嗨,初次见面。”

17
他翁动了一下嘴唇,最终只吐出两个字:“……插旗。”
张官麟终于稍微认真打量了眼前的唐突的暗香两眼:“……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当然见过。
他轻声想。
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了,比所有人想象地都更加久远。

18
“我们没有见过。”

19
“好吧。”张官麟耸耸肩,没有什么追究的兴趣:“来吧,插旗。”

20
“身手不错啊。”张官麟把吐血的他扶起来。
放屁!客套话!要是是真的,为什么在云梦的时候还会不耐地离开。他咽下去一口淤血。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你果然很强。”
也许是他穷其一生都无法接近的强。
张官麟摸了摸下巴:“也不能这么说吧。不过你现在确实差把劲。我就在这里,欢迎随时挑战。”
是了。
现在张官麟在他身边,随时可以挑战。
“我会打败你的。”
“哇哦,拭目以待~”

21
“对了,我真的没有见过你么?”
“……没有。”
再等等吧。
等他打败张官麟。
到时候就可以说出一切,然后永远离开。

22
“那个新来的说要打败帮主?”
“好像有这回事。”
“……他被帮主打趴下了。”
“真惨。”

23
“右护法说要打败帮主?”
“哈哈哈,今天又来?”
“……他被帮主打趴下了。”
“啧,帮主还真是从来不手下留情。”

24
“副帮主说要打败帮主?”
“哦。”
“……他被帮主打趴下了。”
“你别管,他们都打了好多年了。”
说话的人叹了口气——

“估计还会一直打下去。”

END.

















25
有一天磨刀时,帮派驻地里突然变的喧闹起来。
好像是来了个极美的姑娘。
他没有什么兴趣,满脑子想着上一次和张官麟比试时自己落败的那招该怎么拆。
是不是轻功用早了,还是着力点不对……明明就差一点了。
可恶。
“来了个漂亮妹儿,不去看啊,贼正~”
脑海中的正主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对着新来的姑娘评头论足,眼睛却只望向他。三分揶揄。
他抬手给了妖道一肘子:“想正事呢。走开点,不去。”
谈话中的姑娘却看向了他们,随即,惊呼出声。
“是你们?”
他终于抬头了。
然后愣住了。
他当然记得这个女孩是谁。
是那个当年给他包扎一下都涕泗横流的小云梦。
是那个心软地一塌糊涂又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啊。
居然出落成大美人儿啦。
张官麟看了他一眼,再看向云梦,似笑非笑:“认识我们?”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飞速起身要去捂住云梦的嘴。
可是来不及了。
“当然认识了。我第一次出诊就遇上这个浑身没有一处好的家伙,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他伤那么重,是怎么把你带到云梦的啊。”

完蛋!!
他就那么亲眼看到,张官麟的笑容逐渐凝固了。


——————————————————

这次是真的END了。
是个大概二刷的小伙伴才能发现小彩蛋_(:з」∠)_不知道算不算你们要的后续。

评论(27)

热度(189)